漸行漸遠的箍桶匠

2021-02-24 09:05 來源:定海新聞網-今日定海 作者:阿能 文/攝

  定海沿港東路海濱,這裏舊時一個運輸石灰的老埠頭,定海人叫“石灰衜頭”。過去石埠頭上有一台“老掉牙”的起重機在用網兜吊着水泥包,據説這裏曾是定海歷史上重要的客貨運輸集散地。石灰衜頭上灰濛濛的一片塵埃,旁邊是定海搬運站。兩邊還有幾個小碼頭,是水產公司和民間擺渡到對岸的小航船用的,供木帆船繫纜靠泊及供旅客上下。石灰衜頭路北面是幾座老式的院落,在舊時是道頭港的碼頭貨運棧行,運銷貨物主要是浙閩沿海地區的乾鮮果品、山雜貨、糧食、木材、土產品。雖然己有些年代了,但飛檐翹楚也有些氣派。走在那條佈滿塵灰和車轍的泥道上,周邊的空氣是混濁的,夾雜着魚腥味、鐵鏽味和石灰味……

 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,石灰衜頭的石埠進行了改造,舟山第四裝卸公司1972年改建了25米長自備貨運鋼筋混凝土高樁式碼頭。1985年又建了74米長自備貨運鋼筋混凝土高樁梁板式碼頭。定海水產公司也在1982年改建了60米長鋼筋混凝土固定式碼頭。1986年定海民間交通碼頭改建了40米長客運鋼筋混凝土泵船2只。但隨着時代的變遷,石灰衜頭周邊的原來的客貨運樞紐功能逐步退化,一些碼頭岸線年久失修,石灰衜頭一帶顯得破舊不堪,此有傷大雅之“面相”再也無法呈現於21世紀的定海港。實施定海沿港東路景觀改造,建設濱海公園形成新外灘,以適應進一步發展海洋旅遊業的需要。為此,舟山市人民政府制定的《2000~2020年舟山市城市總體規劃》,將沿港東路濱海區域定位為濱海綜合性文化休憩公園。2004年3月,定海沿港東路濱海景觀帶改造工程(海濱公園)作為市政府確定的重點工程如願立項。該工程由碼頭港口區、豐饒之海廣場、臨波平台、花台座椅區、光影廣場、向天丘和造型丘、星海廣場、兒童遊戲區等組成,並新建橋樑兩座改造碶橋一座。2004年,原位於沿港東路18號內的定海民間客運站碼頭被拆遷。2005年5月24日,位於定海沿港東路南側定海海濱公園開工建設,該項目東起增產碶橋(慶豐碼頭),西至東嶽宮山南側(民間碼頭),全長約600米。北臨沿港東路,總佔地面積近4萬平方米。至2006年12月25日竣工,其中綠地面積13776平方米,建築面積1465平方米。公園於2006年底對外開放。

  幾年前仲夏的一天,筆者走過定海沿港東路海濱,那裏只留下一座古老的四合院落,雖歷經歷史滄桑變化,也因幾經易主而顯得蒼顏灰白麪目全非,但破舊正樓和廂房還是留下了早年碼頭貨運棧行繁華的印記。在磚瓦結構門面老得掉牙的四合院前,看見有個光着膀子、戴着一副老花鏡的箍桶匠,他一邊聽着“電匣子”裏唱的越劇,一邊用刨子刷刷地刨着桶板,刨花散落在他的腳邊,身邊的腳盆木桶還未上油漆,散發出杉木本身的天然杉腦味道,飄得很遠很遠……

  筆者不知道這個箍桶師傅是老棧行的後代還是後來的住户。舊時箍桶匠曾和篾匠、木匠、泥瓦匠、鐵匠一起被稱為“五大匠人”,箍桶匠又稱圓作木匠和“圓鑿”木匠,因為箍桶匠製作的馬桶、腳盆、米桶、鍋蓋等傢什都以圓形為主,是民間專門製作與修理日用木桶或木盆的工匠。按照舟山的風俗習慣,馬桶和腳桶是在女兒的陪嫁中必不可少的兩樣東西。舟山老話頭有“箍桶箍只桶,到頭還是窮”,舊時箍桶匠每天挑着擔,遊街穿巷攬生意,腳盆水桶箍了較較關,但是掙不了多少錢,也是一種辛苦萬分的老行當。隨着輕便、美觀、實惠的塑料、不鏽鋼日用品的興起,箍桶匠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。

  舟山民間桶木製作匠人,從事製作漁農村家庭日常桶類用具,如鑊蓋、飯蒸、水桶、便桶、馬桶、料勺、奧鬥等,漁村還有做醃鹹魚的大落地桶等。木桶的製作工藝看似簡單,但實際上要經過削板、鑽孔、拼接、套箍等10餘道工序。如製作腳盆首先要取材,按製作桶的大小、高低選用上等中段松木截料,還要按“一尺桶口三尺板,外加一塊作加減”口訣,將木塊劈成了3—4寸寬。再是按相應比例推鉋成上大下小。再用鑽頭鑽出排銷孔,插入排銷,合攏成圓筒。用裏子鉋將筒裏壁刨圓滑,外壁用鐃鉋刨圓滑,再上拼木圓底板,外圈錚好上、下粗篾箍或銅鐵絲箍,塗上油漆或亮油。才能做出一隻圓、滑、不漏水的腳盆。

一天,筆者又走過沿港東路海濱,那座古老的四合院落已經被嶄新的樓房取代了,那個箍桶匠也不見了影蹤。看着沿港東路海濱又是一番新的風景,箍桶匠的影子在腦海裏漸行漸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