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海茶文化詩兩首

2021-02-24 09:08 來源:定海新聞網-今日定海 作者:孫峯 陳炳羣 攝

  定海自古產茶,定海山芽茶歷史悠久。據説乾隆皇帝喜歡定海山雲霧芽茶的淡雅清香,曾下旨欽定為御茶,賜名“定海山茶”。《浙江通志》引康熙《定海縣誌·茶》雲:“定海之茶,多山谷野產……”古往今來,定海茶既是贈禮佳品,也是定海人招待賓客的上好飲品,自古也留下不少詩壇佳話,為定海古城的茶文化增色不少。

  明代屠本畯的《舟山茶》詩

  明代的時候,舟山茶就已經成為當時的送禮佳品。明代文人屠本畯曾經寫過一首《舟山茶》的詩,詩歌裏的舟山茶,是當時舟山參將張可大所贈送的。

  屠本畯,字田叔,明代浙江鄞縣(今寧波市)人,詩文家。曾任福建鹽運司同知、湖南辰州知府等職,晚年自號憨先生。他鄙視名利,廉潔自持,好讀書而博學善文,到老仍勤學不輟。屠本畯一生著作很多,有《閩中海錯疏》《海味索隱》《閩中荔枝譜》《野菜箋》《離騷草木疏補》《瓶史月表》等書,內容涉及植物、動物、農學、園藝等廣闊領域。

  屠本畯喜歡飲茶,並編有《茗笈》一書。該書摘錄陸羽《茶經》、蔡襄《茶錄》和10餘種書的文字編成,這是一本類似茶書資料分類彙編的典籍。

  明萬曆四十六年(1618年)夏,七十七歲高齡的屠本畯應時任舟山參將張可大的邀請,作舟山一遊,並準備前往普陀山禮佛。張可大是一位明代儒將,他比屠本畯年輕將近四十歲,在舟山城,他殷勤接待屠本畯這位文壇老前輩,兩人互有唱和,品茶吟詩,留下不少酬唱詩篇。

  臨別之際,張可大送四樣禮物給老同志,分別是南田泥螺、五嶽鏡、鶚羽扇、舟山茶,件件都是佳品,而唯以舟山茶是定海地方特產。喜歡飲茶的屠本畯,對這份禮物欣喜萬分,回去以後寫下了這首《舟山茶》,表達對張可大的感謝。詩曰:靈荈元戎惠,殷勤置一罌。自爽斗山溜淪,當令可兒烹。啜罷增神爽,賓來着意評。滃州新制好,雋永得詩成。

  靈荈,是屠本畯對茶葉的一種雅稱。他在《茗笈》一書中引用《茶經》裏的話説:“燁燁靈荈。託根高岡;吸風飲露,負陰向陽。”詩的第一句,屠本畯感謝“元戎”(即張可大將軍)的深情厚誼,罌,是古代一種大腹小口的酒器,張可大是用“罌”這一古器來包裝舟山茶這件珍貴禮品的。

  那麼用什麼來烹茶呢?好水烹好茶,烹製舟山茶應該選用天然的山泉水。山岩間緩緩流動的溪泉,含有豐富的天然礦物質,為水中之上品。茶香淡淡而悠,清泉緩緩而流,兩者都孕育於青山秀谷,都是遠離俗塵的靈物,茶性高潔,泉性純淨,這也是歷代文人雅士們孜孜以求的品性。

  好茶,就要讓朋友們一起分享。飲罷舟山茶的屠本畯,精神氣爽,而來賓們細細品味,也都讚不絕口説確實是好茶啊。這是滃洲新出產的春茶,茶香醇厚,意味深長,因此一定得寫首詩歌來表達對舟山茶的熱愛。

  這首詩,是目前發現的較早描寫定海茶葉的古詩。研讀詩的內容,反映出明代“舟山茶”就已經作為定海地方特產,成為饋贈親朋好友的禮品。而文中對茶葉的貯藏、烹製也作了説明,也反映明代文人以茶會友的習俗。詩末的“滃州新制好”,則對舟山茶作了總結性的評價。袁可炳《遊普慈寺》中的茶飲待客

  定海古城多寺院。據史料記載,宋代的定海古城內就有普慈寺、祖印寺等著名寺院。其中最早的寺院是普慈寺,舊稱觀音院,相傳東晉時代就有韶高僧隱居於此。普慈寺原址在定海龍峯山南麓,即今海山公園。舊時飲茶之風遍及大小寺廟。僧人們多利用寺院優越的自然環境,種植茶葉,供僧人飲用,也供施主和香客品嚐。筆者最近發現一首敍述普慈寺僧人以茶待客的詩篇《遊普慈寺》,詩云:蘭若荒涼臘月天,也無香火也無煙。老僧深解遊人渴,掬取清泉手自煎。晨鐘暮鼓絕塵埃,乍起松風撲面來。休道山僧渾不覺,滄桑閲盡識榮哀。

  這首詩歌的作者是民國定海籍文人袁可炳。

  袁可炳,字麟黼,“樂琴書,耽吟詠”,善琴藝詩書,被稱為風雅之士。袁氏家族也是晚清時期定海古城的望族,其父親袁之京,是晚清學者俞曲園的學生,歷署安吉縣教諭、建德縣教諭、太平縣訓導等職,其祖父為定海舉人袁行泰。袁可炳曾經將其祖父、父親及自己的詩篇合編成《飲源集》出版付印。

  袁可炳長期旅居杭州,他曾於1914年冬回家鄉定海祭祖,同時走親訪友,遍歷定海名勝古蹟,一路吟詠,留下不少詩篇。這首詩歌就是其遊普慈寺時所作。

  蘭若,就是寺院的意思。冬天的普慈古寺,一片蕭條冷寂,遊人稀少。但是寺院裏的老僧,卻是古道熱腸,殷勤接訪。老僧掬取龍峯山上清泉,親手煮茗接待這位來訪的客人。深山古寺有高僧,飲茶閒聊間,山僧談吐不凡,袁可炳不由發出“休道山僧渾不覺,滄桑閲盡識榮哀”的感慨。

  茶,為參禪之輔,禮佛之備。定海古城也向有此俗,由此可見定海茶文化的深厚歷史底藴。